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晚庭春: 第 7 章(1/3)

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.jpysxs.com精品小说网提供的热门小说 —《晚庭春》 第 7 章

    清晨起了雾,马车行在官道上,偶尔有风拂开帘幕,展眼望去,只隐约能辨出两侧屋宇轮廓。

    车前垂挂两盏美人灯,照映着车前丈许距离。车后是颜色浓黯混沌的雾天。垂帘云纹青波,飘摇漫天大雾中唯一一点鲜活。淡朱车粱滴滴挂挂,珠玉缦穗纷乱起舞。

    清清浅浅小雨下了数日,青石街面湿滑,车行不速,缓缓来到宫前。

    正是早晚值交接时分。陆筠领一队金吾,正在楼墙巡守。远远看见车马停在广场前,亲随郭逊向他解释道:“侯爷,是承安伯府家眷。”

    陆筠没吭声,他俯瞰那玉石铺就的广场地面,霞雾散开,天光乍晴,玉石反衬着清晨柔和的光,将其上停驻的车马和人群也都镀上一重温润的色彩。

    明筝着一品命妇朝服,头戴五翟宝冠,真红纻丝大衫,长衣曳地,前后四名引路宫人簇拥她朝贞顺门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城楼上向下望去,妇人身影纤细袅娜如画中走来。翟衣宽大繁复穿在身上,越发衬得薄肩纤臂。

    多年内宅生涯,将憩荣养,到这个年岁,或是生产催发,或是进补得宜,时下讲求玉润珠圆之福相,她却半点不曾变化……

    郭逊见陆筠浓眉紧锁,不由一顿,顺着他目光瞧去,此时只见一个朱色背影,渐渐消失在侧门夹道之中。“侯爷,可是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陆筠收回目光,指头在掌心用力扣起,片刻摊开手掌,再细瞧他眉目,适才那风卷云涌的混沌晦暗已消弭无形。

    无人知晓,无人打扰。

    他将心事小心掩藏,多少年来,从不曾稍显半毫。

    明筝和芷薇正在慈宁宫门前等候。

    上回入宫,还是正月里命妇朝贺,她远远跪在那些宗室夫人和更尊贵的勋门夫人之后,惠文太后虽一视同仁看了赏,可自始自终没有单独与她说过半句话。明筝不似外表看来那般云淡风轻,她也会紧张,会担心出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约莫过了一炷香时间,宫内传见承安伯夫人小姐觐见。

    明筝挽着芷薇的手,稍稍用力捏捏她的指尖。

    梁芷薇比她还紧张,手心出了一重薄汗,走起路来两腿打颤,跨过明堂不敢去瞧正中高悬的“有凤归巢”额匾,眼见宫人掀了侧间帘子,梁芷薇紧紧屏住呼吸,随着明筝一道跪下去。

    惠文太后正在用茶,一面翘起尾指拨弄着茶末,一面垂目朝明筝身后伏跪的姑娘看去。

    美则美矣,太瘦削,穿着天青水粉衣裙,雅致虽具,大气不足。惠文太后在心内叹了声,目光转向明筝,温声道:“粱少夫人免礼。”

    宫人搬了绣墩来,惠文太后围绕今早的茶与明筝话起家常。片刻,宫人传报,说御花园筵席已备。

    浅淡的春光从云层中探出,点点滴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